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凯发体育下载线上娱乐 > 拿到近2亿元“救命款”,每日优鲜不卖菜了

拿到近2亿元“救命款”,每日优鲜不卖菜了

  拿到近2亿元“救命款”,每日优鲜不卖菜了
从一家基于前置仓模式的蔬菜水果等本地生活服务商,每日优鲜变为了广告营销服务商。

  8月4日,每日优鲜发布公告称,公司分别与两名投资者签订了两份股份购买协议,两者将认购总计 54 亿股每日优鲜 B 类普通股,耗资 2700 万美元(约合人民币 1.94 亿元)。

  同时,每日优鲜将以1200万美元的现金购买其股东持有的Mejoy Infinite Limited的所有普通股。根据《业务收购股份购买协议》,本次收购计划于交割条件满足或豁免后45个工作日内或相关方书面同意的其他时间完成。

  据公告披露,Mejoy Infinite Limited 成立于2018年,是一家于香港注册成立的数码营销解决方案供应商,专注于服务工具、游戏和跨境电商等出海广告主,为国内效果类出海广告主提供推广方案、买量投放、素材和创意制作、数据服务等出海效果类广告营销服务。

  每日优鲜称,股份购买业务收购协议完成后,每日优鲜将开始提供定制的数字营销解决方案和服务。

  而在转型广告营销前,每日优鲜还曾做过“智慧菜场”,寻求过融资自救,不过此前迟迟没等到新资金入场。在陷入经营危机后,这也是每日优鲜方面第二次向外界披露融资信息。

  此前曾押注“智慧菜场”

  从2014年至2020年,每日优鲜共完成11轮融资。2021年6月,每日优鲜登录纳斯达克,当时IPO募资额约3亿美元,IPO市值为32亿美元,成为中国“生鲜电商第一股”。

  但财报显示,2020年、2021年、2022年每日优鲜的营收分别为61.3亿元、69.52亿元、27.61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6.49亿元、38.5亿元、15.23亿元。2022年,流动负债总额达到16.815亿元。

  从2021年开始,业绩堪忧的每日优鲜就曾开始试图转型,寻找新的优势增长点,但转型之路比较艰难。

  每日优鲜最开始做的是发展线下“智慧菜场”,期待能够继续在生鲜零售行业重塑辉煌。每日优鲜的“智慧菜场”业务,包括获得菜市场经营权,运营菜市场并进行数字化改造,将传统菜场的线下业务打通到线上,建立私域流量。

  据每日优鲜表示,“智慧菜场”不仅限于生鲜、蔬菜,包括延伸至集休闲游乐设施、医疗等功能类似社区mall的场所,类似于“轻资产版”的前置仓,每年可以收取租金、平台服务费以及按照商户电商业务GMV收取佣金。

  去年年底,每日优鲜还公开运营有64个“智慧菜场”。对于菜场位置的选择,公司曾表示并不拘于某一区域,目标是对全国范围内的菜场进行改造。

  但好景不长,因为盈利和运营能力不佳,今年3月,每日优鲜彻底终止了智能生鲜市场业务以及零售云业务。

  每日优鲜此前主要有三条业务线,一是内部称之为主商城的前置仓;二是菜市场;三是为低线市场商超赋能的零售云,核心资产是菜场经营权和零售云的客户。

  而根据最新融资条款分析,每日优鲜接下来的业务方向可能会进行业务调整,分为两类:一类是自营品牌零售,另一类是数字营销服务,此前,每日优鲜智能生鲜市场业务有为商家提供支付、在线营销、CRM等SaaS服务,但该业务目前仅保留了“自有品牌零售”业务。而转型数字营销服务商业务,或在成为每日优鲜下一步的救命稻草。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融资公告中有提到,两名投资者已同意将这些股票相应的投票权全部转让给每日优鲜董事会主席兼CEO徐正。这意味着,徐正仍掌握着每日优鲜的控制权。

  生鲜电商转型不易

  当年“风投女王”徐新说过,“生鲜是电商最后的堡垒,得生鲜者得天下。”但如今的生鲜电商行业仍旧处于探索期。

  国内生鲜电商最早追溯至2005年易果生鲜的成立。十余年来,从垂直电商,到前置仓、店仓一体化、O2O平台,再到社区团购,生鲜电商的模式层出不穷。

  疫情期间,尤其是2020年,是生鲜电商发展的关键一年,彼时整个生鲜电商行业订单量上升,各家生鲜零售商寻求盈利。2021年之后的生鲜电商,更是迎来了巨大的挑战,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在生鲜电商的诸多模式中,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以及朴朴超市所坚持的是重资产投入、以直营前置仓为主的前置仓模式。这一模式与社区生鲜店模式、社区拼团模式、甚至是生鲜自提柜模式都有所不同。

  不过在每日鲜和叮咚买菜上市后,除了朴朴超市外,这一模式少有后续者。主打仓店一体的盒马鲜生进行过多种业态的探索,但是在2020年选择停止前置仓模式的尝试。

  同是生鲜电商前置仓的玩家叮咚买菜曾经扭亏为盈。叮咚买菜2020年开始逆势扩张其前置仓规模。上市之后,叮咚买菜在打造商品力方面发力:加大田间地头直采,打造自有品牌,收入来源的押注在产品上。

  财报显示,2020年开始,叮咚买菜收入反超每日优鲜。2020年叮咚买菜营收113.36亿元,GMV130.32亿元,订单数19850万,净亏损31.77亿元;而同期每日优鲜营收61.30亿元,GMV76.15亿元,订单数6506万,净亏损16.49亿元。

  而到2022年,叮咚买菜曾经遭遇了较大的业绩波动。一年内连撤十城的运营服务。这说明直营前置仓开始意识到,规模并不是核心的竞争力所在。

  叮咚买菜2023年一季度财报显示,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净利润为610万元,但环比2022年第四季度,叮咚买菜的Non-GAAP净利润高达1.16亿元。

  另一家颇为低调神秘的朴朴超市,据传已经开始谋划上市事宜。但由于朴朴超市高层从未公开面对公众,一切都显得扑朔迷离。

  对生鲜电商第一股每日优鲜来说,过去一年更是走到了生死关头。每日优鲜去年7月被曝无法正常经营引发大量投诉,紧接着宣布关闭营收占比90%的即时达业务,遣散配送团队,随后被曝裁员。崩盘之后,留下的还有一大堆要账的供应商和血本无归的投资人。

  在每日优鲜披露的2021年年报中,2021年12月31日前,每日优鲜有1925名全职员工。但截至年报报告日期,公司全职员工仅剩55人。

  目前有多条法院判决执行信息。天眼查APP显示,每日优鲜主体北京每日优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目前有20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额约为2220万元,有92条限制消费令。

  截至2022年12月31日,每日优鲜的应付账款为13.047亿元,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4896万元。当前,如果把收购公司剩下的1500万美元等全部用来抵债,也不足以偿还债务。

  每日优鲜的生鲜电商转型之路并不容易,此前为了避免退市曾每日生鲜寻求过融资自救。去年7月,每日优鲜曾在其投资者关系平台发布公告,宣布与山西东辉集团达成股权战略投资合作协议。协议中,山西东辉集团计划向每日优鲜进行价值2亿元人民币的股权投资。但当时每日优鲜迟迟没等到新资金入场,拖欠欠款无法还清。

  此前,根据媒体报道,每日优鲜的核心问题被指为是没有合理消化前置仓的高成本,且内部管理问题严重。同时,生鲜电商们还要面临美团、拼多多、淘宝社区团购的竞争等问题。每日优鲜由于持续亏损、业绩增长停滞的境遇下,寻求外部融资艰难。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叮咚买菜对自身业务线和组织架构也做出过战略调整,向“食品电商”转型,去年开始成立预制菜事业部,押注预制菜及自有品牌等拓展B/C两端的销售渠道,做大预制菜的GMV占比求增长。放弃规模效应而追求商品力的提升,叮咚买菜开始更加像一家“零售公司”。

  如今,每日优鲜还未正式退市,不过,今年6月,其收到退市通知:宣布收到纳斯达克股票市场上市资格部通知,决定将其美国存托股票从纳斯达克摘牌,除非公司及时要求举行听证会。所以市场上也在出现每日优鲜可能会被用来借壳上市,是一个“壳资源”的声音。

  不过,每日优鲜还是对此次转型保持信心。CEO徐正在此次公告中表示:“很高兴能收购 Mejoy Infinite Limited,并使其成为我们的一部分。我们相信,这项收购将充分利用我们在网络营销和电子商务行业的广泛市场知识。”

  拿到近2亿元“救命款”后,等待每日优鲜的,还有打通转型“数字营销服务商”后的盈利通路,以及重拾市场信心。